深度专访穆迪埃:希望更多非洲籍球员进入NBA,人们对非洲改观 _1

深度专访穆迪埃:希望更多非洲籍球员进入NBA,人们对非洲改观

昨天传出消息称,继戈贝尔之后,他的爵士队友、曾在CBA打过球、被称为“中国男孩”的穆迪埃也被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但今天传来了好消息,此前穆迪埃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并未感染新冠病毒,今天他更新了推特,表示自己的检测结果是阴性的。这也让关心穆迪埃的球迷大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在今年1月17日,穆迪埃还曾接受《Okay Africa》记者鲁法洛-萨曼加(Rufaro Samanga)的专访,称希望有更多非洲球员进入NBA。以下是采访全文。

萨曼加(以下简称萨):去年共有8名非洲球员通过选秀加入NBA。有人认为,这不仅仅与他们是非洲天才有关,更在于联盟能慧眼识才,你对此怎么看?

穆迪埃(以下简称穆):我认为大方向绝对是正确的。看起来NBA也在极力使自己变得全球化,不只是非洲,还触及到了欧洲。当然,即便仅仅是针对非洲而言,我也认为联盟的方向是正确的。我们已开始出台相应计划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我看到联盟正在派一些懂球的人前往非洲,以便让当地的孩子们能在更为年轻的时候就去接触篮球、了解比赛。这样一来,等他们再长大一些,到了上大学或进入NBA的年纪时,他们更能做好准备。

我认为主要的焦点应是在比赛中去成长。非洲有很多天赋异禀的人,只可惜没有好的资源。派一些专业人士去教他们在年纪尚轻时如何打球,这是最大的进步。而且,毫无疑问地,NBA非洲行活动也取得了圆满成功。他们反过来也促进了联盟发展。

萨:你会如何来描述加盟爵士以来的感受?

穆: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很不错的人,整支球队都很善待我,他们也是第一流的团队。一切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赛前的备战,正如我所说的,也做得非常充分到位。这是我第一次能长时间地待在一支能赢球的球队,全队内心怀揣着一个目标,想要去实现它,这真的很棒。

萨:你希望NBA在未来5年呈现出什么模样?

穆:伙计,NBA发展实在太快了。你要问我希望NBA会成什么样?那我得说身为一名来自非洲的球员,我自然希望联盟有更多非洲球员了。正如我说的,联盟日新月异,而且方向是正确的。我相信球迷对此也会很欣赏,而且NBA也越来越深入社区。在这方面你可不能出差错,要让球迷们感觉到他们始终和我们在一起。这就是我对未来NBA的畅想,希望他们在非洲这块土地上多做些事情。

萨:体育向来有着能团结社区的功能。你是否认为篮球在非洲移民社区内也产生了同样的功效?

穆:没错,正如你说的,体育通常情况下的确能团结人们。其实,不管是体育,还是音乐或时尚,都能让每个人产生联系,因为他们想要看看未来会发生什么。即便在美国,人们也能认识来自不同国家的球员们。

我认为体育总是能团结人,真是个好东西,而这是因为体育总是带有目的的,尤其是体育还能为孩子们编织梦想。人总得有个梦想,这是你能予以正确看待的东西,是一个你能深埋进内心,并努力去达成的东西。

从小到大,篮球就是我一直想要去从事的项目,因为我看到了我的兄长们在打球,早在非洲的时候他们就在打球了。后来我们来到了美国,我意识到想要改善我的处境,篮球是唯一的机会。我就是这么看待篮球的。

萨:是否可以说当你刚开始打球时,甚至是还在学校时,就已将进入NBA定为目标了吗?

穆:从我个人而言,我的目标始终都是在NBA打球。我母亲希望篮球能成为我获取更多教育机会的途径,毕竟,你也懂的,你是能通过体育来获得一定自由度,以及诸如此类的一些东西,来让你的学校为你提供奖学金的。我还在上二年级时就立下了去NBA打球的宏愿,这始终是我的一个梦想。

萨:说到篮球在你的祖国刚果的发展,你更希望看到些什么?

穆:哦,伙计,这可是个好问题。我更想看到的是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球员能返回那里,并努力去改变孩子们的生活,改变他们对未来的设想。那里的国家和那片大陆都经历了太多。我有一个重要计划,想要在那里开设一些篮球项目,不管是开办篮球学校,还是只是个训练营,甚至是食品类项目,因为那里总有许多人因没有足够的食物而丧生。

我的基金会已在当地展开工作,我们也切实出台了相关计划,想要促进那片大陆的发展,并满足他们多方面的需要,不管是提供更多食物,还是提供更多教育,开办更多学校。当地真可谓是百废待兴,甚至包括修路之类的事儿,以及让人们能在更安全的房子就住。

萨:是否可以说,在一个更崇尚足球的大陆,篮球多少还是遭到些排斥的?

穆:没错,这是肯定的。我认为这也是NBA为何极力要在非洲推广篮球的原因,毕竟大家也都看到了,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好球员从非洲涌现了出来,当地还是有篮球天才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关键在于要安排合适的人去那里,正如我说的,开始着手进行各类篮球项目。

在美国,你每天都能看到年仅6岁或8岁的孩子们就能参加训练营了。而在非洲,很多人甚至在14、16岁之前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但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要着手进行诸如兴建训练馆之类的篮球项目。那里很难找到室内训练场,一切都是在户外球场之类的地方进行的。当我回到那里时曾看到,打球的孩子们大多没穿球鞋,甚至连鞋都没有。

至于足球,那又有些不同,毕竟足球本身就是在户外进行的。但篮球,尤其是NBA,是从不在户外进行的,这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萨:如今在全球,对于非洲天才们(不管是在艺术领域,还是音乐或电影制作方面)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达成了一致的认可,你是否认为这是种巧合?

穆:当然不是。有趣的是,我和朋友们前几天才刚讨论过这个话题。放在10到15年前,如果你告诉别人你来自非洲,他们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甚至认为你很滑稽。但如今,如果你告诉别人你来自非洲,反而会激发他们的求知欲。他们对那片土地也充满向往。他们会认为来自那片大陆的你与众不同。

之所以如此,我认为还是因为非洲人已干出了许多大事,正如你所说的,尤其在流行文化方面,不知何故,如今每个人都在听Afrobeats(一种来自非洲的音乐,使用打击乐器和人声,会关注政治问题)。

如今非洲的一切都在向好,我确切地认为大方向是对的。而且我发现,有许多人其实对非洲一知半解,但社交媒体促进了这一情况的改善。那里也显现出了越来越多的好迹象。

萨:你是否认为,世界其他地方在跳出对非洲固有刻板印象的方面已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穆:那是肯定的。在美国,人们总是想要弄明白自己是来自于某个非洲国家的哪一个地区。总有人会跑来对我说,‘我身上具有非洲人的特质’,然后他们还想进一步向你了解身为非洲人是什么样子。

每当我看到这一幕总觉得很酷,因为这里面有些人起初对非洲是没一句好话的。但当他们发现自己也是非洲人时,他们就会去发掘自己身上更多非洲人的印迹,然后会改观,开始更多地去尊敬那片大陆,并动起了深挖自己祖先历史的念头。因此,我真觉得这很酷。

萨:回到你刚才说的,喜欢Afrobeats的人越来越多这个话题,有哪些非洲音乐对你的生活产生了影响?

穆:“如今我估计大家都知道‘博纳男孩(Burna Boy)’了吧。每个人都在谈论他,尤其是在美国。我是说,包括我的那些队友,那些美国本土的队友们。甚至有次我走进更衣室,竟发现我的一位法国队友(戈贝尔)也在那里播放他的音乐,这在4、5年前是不可能的。

如今每个人都希望接触Afrobeats,这真的是件大事。正如你所说的,非洲音乐、时尚,甚至体育之类的东西能将每个人联系在一起。有些人根本不理解博纳男孩所说的话,但他们却在哼唱着他的歌。

萨:如果让你用一句话总结本赛季你希望带给篮球和NBA的是什么,你会怎么说?

穆:成长吧。说实话我就想到成长二字。如今在这个国家正在发生许多事,我认为每个人都得有包容开放的心态,而且每个人都得进步,固步自封对任何人都是不好的。有许多事是我们能改变的,也有许多事是可以得到改善的,因此我才认为成长是最主要的。

我也正在敦促自己成为一个和几年前截然不同的人,可能是2年前,甚至是1年前。随着时间流逝,会有许多改变发生,还有许多改变在酝酿中。正如我说的,如今大家都有那么一点想当非洲人了。